“乐高行走”你敢吗?
【字体:
“乐高行走”你敢吗?
时间:1970-01-01 08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2016年,英国人斯科特·贝尔创造了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——在摄氏649度的炭火上赤脚行走76米。8个月后,他成功挑战自我,将纪录刷新为99米。然而,就是这么一位奇人,却不敢走在由2000块乐高玩具积木铺成的“路”上,哪怕距离只有两米。

  像贝尔这样谨慎的人终归是少数。据美国《史密森尼杂志》网站报道,在慈善募捐、主题聚会及文艺表演等场合,“乐高行走”如今越来越受欢迎。世界上第一次有据可查的“乐高行走”发生在2014年6月,美国一家音像商店在脸谱网上发了几张图,几天内就收获了18.6万次点赞、7.66万次转发。

  之后,这项活动渐渐成了男女老少都乐意尝试的挑战。只不过,与行走在炭火或者碎玻璃上不同,行走在玩具积木上真的可能令你受伤。

  今年4月21日,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拉塞尔·卡塞瓦成为各国同好瞩目的焦点,他赤脚走过834米长的乐高积木之路,代价是两脚肿痛、血流不止。在YouTube网站的视频中,卡塞瓦表示,虽然自己的双脚缠上了厚厚的绷带,但踩在积木上的滋味还是和火烤差不多。

  英语国家有句骂人的话:“我希望你踩在乐高上。”不少人以为,在玩具积木上行走,比在炭火、碎玻璃上安全得多,实际体验过的人却往往持相反主张。用卡塞瓦的话说,每次“乐高行走”都是冒险,因为太难受,提前练习都不可能,挑战者只能凭毅力和运气闯关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分析称,炭火的温度可以高达摄氏600度,但这种物质是热的不良导体,加上人走路时两脚接触炭的时间很短,所以不会造成特别严重的烧伤。斯科特·贝尔提到,他在2016年创造纪录时脚上被烫出了水泡,但这已经属于最糟的情况了。通常来说,硬木燃烧45分钟至1小时后就只剩下余烬了,这种状态下的炭火不难应付。

  在碎玻璃上行走,想想就觉得痛,但实际情况要好不少。一般来说,用于挑战的玻璃碎块比较小,铺在一个平面上,轻轻拍平;人走在上头,玻璃会随着压力改变角度,让路面更平整;这样,行走者的体重均匀地分散开来,就形成了“钉床效应”,没有哪块玻璃有足够的压力刺破皮肤,甚至不会刺激到疼痛感受神经。

  乐高积木与前两者截然不同。它由ABS塑料制成,坚固耐用。测试显示,一块5厘米见方的积木块可以承受433公斤重量,相当于用同样的积木摞到4.34公里高。

  所以,一旦你踩到乐高积木上,它那锋利的边角传导的压力便会刺痛足底,让人下意识地调整步态和步幅,变得一瘸一拐。这项挑战的难度和积木块的大小成反比,而且积木不像碎玻璃那样可以小幅度移动,从而让与脚接触的平面更平整,而是自始至终硬生生地和你的脚“死磕”。由此可以推断出,挑战者的体重越大,挂彩的几率越高。

  弄懂了上边的道理,第二个问题就来了:既然“乐高行走”这么可怕,它为什么越来越火?参与者为什么自讨苦吃?

  近年来,心理学家愈发重视研究痛苦在社会关系中的作用。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一项实验中,科学家要求第一组志愿者手拉手站在冰水里,第二组各自做下蹲动作,第三组吞服辣椒粉。结果发现,共同“吃苦”的那部分人比其他人更富于合作精神。试验结论是:分担痛苦的经历有助于强化社会联系,能在陌生人之间创造互信。

  宗教和社会学研究也注意到,痛苦的仪式能让人感受到自身的社会价值。科研社交网络服务网站“ResearchGate”收录的一篇论文提到,印度洋小岛上有种古老的仪式,司仪用铁签穿刺信徒的耳朵,还有面部、胸部和背部的皮肤。科研人员发现,那些经受磨难的信徒给寺庙的捐赠更多,那些目睹了仪式的人也比普通人更重视公益。文章的结论是:极端的仪式会放大人们的“亲社会”态度,也会大大提高人群的道德水平。

  还有一种思路从影响神经活动的化学机理入手,解释分担痛苦与公德心的联系。当受到疼痛等强刺激时,人体内会出现各种神经传递素和荷尔蒙,包括多巴胺、后叶催产素、后叶加压素及5-羟色胺等,这些物质有助于创造社会信任和爱。后叶催产素和后叶加压素又被称为“爱情素”或“拥抱素”,能引导我们对周围的人产生信任,减轻恐惧,增强共鸣。5-羟色胺有助于减轻焦虑,多巴胺则让人感到美好。

  所有这些都说明,承受痛苦可以增强团体凝聚力。“乐高行走”的流行正是受此启发。如今,除了慈善机构,不少企业在团建时纷纷用上乐高积木,据说效果不错。

  2016年,英国人斯科特·贝尔创造了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——在摄氏649度的炭火上赤脚行走76米。8个月后,他成功挑战自我,将纪录刷新为99米。然而,就是这么一位奇人,却不敢走在由2000块乐高玩具积木铺成的“路”上,哪怕距离只有两米。

  像贝尔这样谨慎的人终归是少数。据美国《史密森尼杂志》网站报道,在慈善募捐、主题聚会及文艺表演等场合,“乐高行走”如今越来越受欢迎。世界上第一次有据可查的“乐高行走”发生在2014年6月,美国一家音像商店在脸谱网上发了几张图,几天内就收获了18.6万次点赞、7.66万次转发。

  之后,这项活动渐渐成了男女老少都乐意尝试的挑战。只不过,与行走在炭火或者碎玻璃上不同,行走在玩具积木上真的可能令你受伤。

  今年4月21日,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拉塞尔·卡塞瓦成为各国同好瞩目的焦点,他赤脚走过834米长的乐高积木之路,代价是两脚肿痛、血流不止。在YouTube网站的视频中,卡塞瓦表示,虽然自己的双脚缠上了厚厚的绷带,但踩在积木上的滋味还是和火烤差不多。

  英语国家有句骂人的话:“我希望你踩在乐高上。”不少人以为,在玩具积木上行走,比在炭火、碎玻璃上安全得多,实际体验过的人却往往持相反主张。用卡塞瓦的话说,每次“乐高行走”都是冒险,因为太难受,提前练习都不可能,挑战者只能凭毅力和运气闯关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分析称,炭火的温度可以高达摄氏600度,但这种物质是热的不良导体,加上人走路时两脚接触炭的时间很短,所以不会造成特别严重的烧伤。斯科特·贝尔提到,他在2016年创造纪录时脚上被烫出了水泡,但这已经属于最糟的情况了。通常来说,硬木燃烧45分钟至1小时后就只剩下余烬了,这种状态下的炭火不难应付。

  在碎玻璃上行走,想想就觉得痛,但实际情况要好不少。一般来说,用于挑战的玻璃碎块比较小,铺在一个平面上,轻轻拍平;人走在上头,玻璃会随着压力改变角度,让路面更平整;这样,行走者的体重均匀地分散开来,就形成了“钉床效应”,没有哪块玻璃有足够的压力刺破皮肤,甚至不会刺激到疼痛感受神经。

  乐高积木与前两者截然不同。它由ABS塑料制成,坚固耐用。测试显示,一块5厘米见方的积木块可以承受433公斤重量,相当于用同样的积木摞到4.34公里高。

  所以,一旦你踩到乐高积木上,它那锋利的边角传导的压力便会刺痛足底,让人下意识地调整步态和步幅,变得一瘸一拐。这项挑战的难度和积木块的大小成反比,而且积木不像碎玻璃那样可以小幅度移动,从而让与脚接触的平面更平整,而是自始至终硬生生地和你的脚“死磕”。由此可以推断出,挑战者的体重越大,挂彩的几率越高。

  弄懂了上边的道理,第二个问题就来了:既然“乐高行走”这么可怕,它为什么越来越火?参与者为什么自讨苦吃?

  近年来,心理学家愈发重视研究痛苦在社会关系中的作用。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一项实验中,科学家要求第一组志愿者手拉手站在冰水里,第二组各自做下蹲动作,第三组吞服辣椒粉。结果发现,共同“吃苦”的那部分人比其他人更富于合作精神。试验结论是:分担痛苦的经历有助于强化社会联系,能在陌生人之间创造互信。

  宗教和社会学研究也注意到,痛苦的仪式能让人感受到自身的社会价值。科研社交网络服务网站“ResearchGate”收录的一篇论文提到,印度洋小岛上有种古老的仪式,司仪用铁签穿刺信徒的耳朵,还有面部、胸部和背部的皮肤。科研人员发现,那些经受磨难的信徒给寺庙的捐赠更多,那些目睹了仪式的人也比普通人更重视公益。文章的结论是:极端的仪式会放大人们的“亲社会”态度,也会大大提高人群的道德水平。

  还有一种思路从影响神经活动的化学机理入手,解释分担痛苦与公德心的联系。当受到疼痛等强刺激时,人体内会出现各种神经传递素和荷尔蒙,包括多巴胺、后叶催产素、后叶加压素及5-羟色胺等,这些物质有助于创造社会信任和爱。后叶催产素和后叶加压素又被称为“爱情素”或“拥抱素”,能引导我们对周围的人产生信任,减轻恐惧,增强共鸣。5-羟色胺有助于减轻焦虑,多巴胺则让人感到美好。

  所有这些都说明,承受痛苦可以增强团体凝聚力。“乐高行走”的流行正是受此启发。如今,除了慈善机构,不少企业在团建时纷纷用上乐高积木,据说效果不错。www.609420.com

(责任编辑:admin)